血壓不受控制地升高,會增加中風、心臟病、腎臟病的發生機率。一般來說,最理想的血壓是120 /80 mmHg,如果收縮壓介於120 ∼ 130 mmHg 之間仍屬正常範圍,若130 ∼ 140mmHg 則已屬血壓偏高,一旦高到140 mmHg 以上就是高血壓。

研究顯示,收縮壓每升高20 mmHg、舒張壓每升高10 mmHg 會加倍罹患心血管疾病的風險,因此高血壓患者每日按時服用藥物,將血壓控制在140 / 90mmHg 以下是必要的保健守則,比補充任何保健食品都還要來得重要。

而且要特別注意的是,大部分的高血壓病人的血壓必須終身控制,因此要長期穩定持續地服藥,病人如果自以為血壓穩定就停藥,當血壓高才吃藥,如此一再反覆,很可能會導致反彈性高血壓的發生,例如原本收縮壓150 mmHg,經過吃藥控制在120 mmHg,但因沒有按時吃藥,血管受到壓力、放鬆的循環作用,降低血管彈性,如果突然碰到一些外在因素如氣溫驟降等,恐一下子飆升到180 mmHg甚至200mmHg,而發生如中風、心肌梗塞等急重症。

這種反彈性高血壓引發心血管急重症的機率比一般高血壓患者為高,又因為無法預期什麼時候會出現反彈性高血壓,所以病人更不能在血壓穩定時就不吃藥,血壓高時才吃。總之,高血壓最理想的治療就是按時服藥、終身控制,自己千萬不能隨便停藥。

我要提問

利尿劑是相當常見的高血壓治療藥物,經常使用於罹患高血壓及併發其他疾病的患者,例如高血壓伴隨有體液蓄積的心臟衰竭患者,以利尿劑幫助身體排出水分,以加強降血壓的效果。

只是任何藥物都可能會有副作用的發生,利尿劑也不例外;但會不會發生副作用則因人而異,適不適合長期使用也必須評估病人身體的狀況。

如果醫生判斷病人的病情需要開立利尿劑,患者與其家屬在服藥之後必須注意可能出現的副作用:

  1. 姿態性低血壓:利尿劑會讓身體大量排除水分而導致姿態性低血壓的發生,尤其是老人家要特別當心,從坐姿轉變為站姿時,一定要慢慢站起來,不然很容易發生頭暈的症狀,可能因此站不穩而跌倒。此外,為避免用藥後造成頻尿導致夜間睡眠障礙,建議利尿劑最好要在白天服用,如此也可降低夜間如廁跌倒的風險。
  2. 電解質不平衡:不僅水分大量排出,體內的鈉、鉀離子也會降低,造成身體虛弱、心律不整,所以使用利尿劑的患者必須定期抽血追蹤。
  3. 尿酸增高:有些利尿劑會使得血中尿酸增高而引發痛風,有痛風的患者應避免使用這類利尿劑。除了上述的問題之外,基本上利尿劑是適合患者長期使用的藥物。尤其是高血壓併發水分滯留的心臟衰竭的病人,使用利尿劑是有好處的,這些病患當然就需要長期使用。不過也提醒長期使用利尿劑的患者,只要身體出現不舒服的現象,一定要與醫師討論,並定期門診追蹤,以確保用藥安全。

就台灣而言,利尿劑並不作為高血壓治療的第一線用藥,主要原因就是與其他藥物相比,利尿劑的副作用較多,除非是體內有水分滯積的高血壓患者,或是服用其他藥物後的降血壓效果不突出,才會將利尿劑當作主要降血壓的藥物來使用,而且在使用前後都一定要接受醫生的詳細問診與檢查,以確認身體狀況。

另外,為避免老年人半夜因為利尿劑的作用而想上廁所,增加夜間跌倒的危險性,利尿劑一律要求在早上服用,且其藥效也能長達24 小時之久,不必擔心夜間血壓會因此升高。

我要提問

高血壓與腎臟息息相關,因此不能說只要服用哪一種降血壓藥物就可以改善腎功能或延緩腎功能衰退的速度。高血壓患者要保護腎臟有以下2 項重點:

  1. 只要能使血壓保持平穩,控制良好,對周邊器官的傷害都是有幫助的,都能降低損害程度。因此高血壓患者一定要遵從醫囑,按時服藥,避免血壓像雲霄飛車一樣忽高忽低,就能有效保護腎臟,延緩腎功能衰退的速度。
  2. 已經有許多研究證實,服用ACEI/ARB類藥物時,可改善腎臟功能,或延緩其惡化的程度。

不過也要藉此提醒患者,高血壓常與腎臟病合併出現,因此需定時監測腎臟功能,並尋求腎臟專科醫師評估。一旦腎功能壞到一定程度時,就不是單純可以只靠藥物就能夠解決的。

我要提問

降血壓藥物除了有降血壓的功能之外,也有其他方面的治療效果,只是通常一使用到這些降血壓藥物時,藥單上就會明確歸列為「降血壓藥物」,但有可能醫師是利用這些藥物的其他效果來做治療。

舉例說明幾種常用於其他方面治療的降血壓藥物:

  1. 利尿劑:心臟衰竭的病人若有腳水腫、腹水的症狀,為了要排出體內蓄積的水分,醫師會開立利尿劑來幫助排水。
  2. β- 阻斷劑:對於心血管疾病患者如心肌梗塞、心律不整、心臟衰竭等,醫師會開立少量的β- 阻斷劑,以治療心臟疾病。
  3. ACEI/ARB:針對腎臟病、心臟衰竭的患者,醫師常會開立這兩種藥物來保護腎臟或心臟。
  4. α- 阻斷劑:可作用於攝護腺肥大的男性患者,以幫助夜間排尿更為順暢。由於α- 阻斷劑也有降血壓的功能,因此醫師都會提醒服藥後注意血壓變化,可能會出現頭暈等血壓降低的副作用。
  5. 鈣離子阻斷劑:可治療心跳過快、心律不整、心肌缺氧等疾病,能調節心跳,回復正常心臟作用。

上述這些藥物雖說都是治療高血壓的常見處方,不過仍對其他疾病有益,醫師會視患者病情開立醫囑。由於主要目標並不是用於治療高血壓,這些藥物都只會少量使用,因此不會使血壓造成太大的變化。

我要提問

高血壓藥物與嗎啡、安眠藥等不一樣,沒有成癮性,因此無所謂“上癮”的問題,兩者完全不相關。

高血壓必須長期服藥控制,才能減少心血管疾病的發生機率,提高周邊器官組織保護作用,若患者自行斷然停藥,就會造成血壓突然升高,增加中風、心肌梗塞的機會。

也正是因為高血壓病人必須終身控制,長期持續服藥的治療特性,才導致患者聯想出吃高血壓藥物會上癮的錯誤觀念。

我要提問

近三年來腎動脈電燒(亦稱腎臟交感神經去除術,Renal Denervation, RDN)成為新興的高血壓治療方式。利用電燒阻斷腎臟交感神經來達到血壓降低的效果,目前以頑固型高血壓(Resistant Hypertension)為主要的治療對象。

頑固型高血壓指的是病人已服用了3 種以上足量的降血壓藥物,其中一種藥物必須是足量的利尿劑,但血壓控制仍然無法達標者。

要特別提醒的是,並非所有頑固型高血壓病人都可以接受腎動脈電燒的治療,病人除須符合為頑固性高血壓外,還要經過醫師評估以下要件:

  1. 收縮壓治療後依然超過160 mmHg。
  2. 排除續發性高血壓及假性頑固型高血壓。
  3. 腎功能不能太差,腎絲球過濾率(estimated glomerular filtration rate, eGFR)<45 者,暫不考慮以RDN 治療。
  4. 患者年齡大於或等於18 歲。
  5. 患者同意接受手術。

患者在進行腎動脈電燒之前,需要進行局部麻醉,之後醫師會在患者腿部腹股溝開一個微創小洞,放入一條導管後向上深入至兩側腎動脈壁,以導管前端的電燒器在兩側腎臟動脈處各燒灼3 ∼ 5 個點來降低交感神經的傳導,以達到調控血壓的效果。

因此腎動脈電燒與藥物治療不同之處,在於這是一種侵襲性治療,在將導管伸入尋找血管的階段可能會發生血管上的併發症,而電燒時也可能會出現併發症,危險性較藥物治療來得高,這也是為什麼在使用腎動脈電燒治療法前,患者必須先經過醫師評估。

根據臨床報告,使用1 種降血壓藥物平均可降低收縮壓10 mmHg,舒張壓5 mmHg;而腎動脈電燒初步研究顯示能達到降低收縮壓30 mmHg,舒張壓13∼ 15 mmHg 的效果,約能幫助患者減少2 種藥物的使用;但後續的大型隨機分配研究SYMPLICITY HTN-3則無法驗證此結果,因此其臨床價值仍得確認。

不過患者必須了解的是,並不是一做完腎動脈電燒後就能立即降低血壓。國外報告顯示,手術後1 個月收縮壓約可下降20 mmHg,舒張壓下降10 mmHg,3 個月至半年才能達到最理想的狀態。而在逐步下降的過程中,患者不能自行停藥,仍要繼續配合醫師用藥處方,並定期回診,以追蹤血壓改善程度,及考慮減少藥物使用。

1960 年代即有醫學報告表示,腎臟神經阻斷治療法可改善頑固型高血壓,不過由於當時微創技術未臻成熟,只能將腹腔切開後再切斷交感神經,是一個非常大的手術,副作用之劇引起醫界卻步。直到2000 年後因微創手術技術發達,腎動脈電燒治療再次受到醫學界注目,並陸續在各國操作,而獲得良好的成效。衛生福利部亦於2013 年5 月核准腎動脈電燒作為頑固型高血壓的治療方式,惟健保並未給付。

我要提問

腎臟有沒有切除跟能否服用高血壓藥物是兩回事。病人雖然因為某些原因切除了一邊腎臟,不過只要另一顆腎臟是正常的,且腎臟動脈也正常,就能安心服用各種高血壓藥。

但是,如果剩下的一顆腎臟並不是健康的,經過診斷發現有腎動脈狹窄的話,由於在腎動脈狹窄下,腎臟會自動感測到血液流量的不足,而激活腎臟內的內分泌系統(RAA System)增加分泌腎素、血管收縮素、醛固酮等物質,以幫助血壓上升,克服腎動脈狹窄所造成的血流灌注不足,讓腎臟能有足夠的血液灌流,發揮正常功用;若此時再服下由醫師開立的血管張力素轉化酶抑制劑(ACEI)、血管張力素受器阻斷劑(ARB)或直接腎素抑制劑(DRI)類高血壓藥物,將會抑制腎臟的自然生理調控機轉,導致荷爾蒙分泌下降,血壓也跟著下降,但也減少了腎臟血流灌注量,可能引發急性腎衰竭。

因此當病人剩下一顆腎臟時,醫師在開立降血壓藥物時,要觀察腎功能是否良好,並給予適合的藥物,避免引起腎臟方面的疾病。其實患者不需要過度擔
心,以為這三類藥物會引起急性腎衰竭,事實上兩顆腎臟都健康的人,吃這方面的藥物很少會有腎臟方面的問題,甚至這三類藥物還有腎臟保護效果;兩顆腎臟中只要有一顆腎臟是健康的,甚至一顆已切除,只要留下的腎臟是健康的,仍然可以服用這三類藥物。唯一要注意的是如本題中的狀況,僅有一顆腎臟,但又有腎動脈狹窄者,才需要避免使用這三類藥物。

另外,如果患者曾經切除過一顆腎臟,或已檢驗出腎功能不佳、腎動脈阻塞者,也都需事先告知醫師,以利醫師安排適當的檢查,並處方用藥。

而藥物間的交互作用也可能影響身體狀況,例如長期服用止痛藥,其藥性可能會影響腎臟功能,若同時併服用上述三類的藥物,將增加腎臟衰竭的風險。藥物間的交互作用、藥性加成或抵銷等相關知識,是一般民眾相當薄弱的一環,因此先向醫師報備正在服用的各式藥物或健康食品,才能幫助醫師確認藥物間的交互作用,以開立最適當的藥物。

我要提問

基本上對於孕婦或生產完、有哺餵母乳的婦女,有些高血壓藥物並不建議使用,例如血管張力素轉化酶抑制劑(ACEI)、血管張力素受器阻斷劑(ARB)、直接腎素抑制劑(DRI)類高血壓藥物有致畸胎性。

另外,也有一些高血壓藥物恐導致嬰兒出現生長方面的問題或造成嬰兒心跳過慢等。也有部分降血壓藥物會排至乳汁中,讓嬰兒在喝母乳的過程中吃到,因此必須禁止。

一般來說,正準備懷孕或已懷孕及產後婦女都應跟醫師說明目前的身體狀況,當醫師了解後,就會根據病人的情形開立適當的藥物,大部分會開立較傳統的藥物,因為這些藥物使用期較長,有足夠的證據證實藥物對於孕婦或授乳婦女及胎兒的安全性,降低用藥危險性。

我要提問

罹患感冒時,對於身體來說是一個很大的壓力來源,絕大部分病人的血壓都可能會上升,除非是相當嚴重的感冒引發敗血症,病人的血壓才會降低。有鑑於此,只要是感冒的高血壓病人,還是建議應按時服用降血壓藥物,並且規律的量測血壓。

有些病人擔心降血壓藥物會與感冒藥發生交互作用而影響藥效,因此會自行暫停血壓藥。但這樣的舉動有潛在危險性,可能短期沒有發現,停藥時間長如4 ∼ 5 天而導致血壓藥物濃度降低,就可能造成血壓上升,增加腦與心血管疾病發生風險。

對於感冒的高血壓病人,我們建議患者多加休息,並且規律服用血壓藥,同時定期測量血壓。

我要提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