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病史要注意
黃先生說,在爸爸因爲心肌梗塞住進加護病房之前,家人們都只注意治療爸爸的青光眼,沒有注意到其實是高血壓的問題。結果某天突然心肌梗塞、而且一次三條血管幾乎塞滿,狀況非常危急,而且年紀大了、不適合開刀,醫師緊急設法搶通了一條小血管,才將命保住,「真的是嚇死我了,覺得自己好像也渾身不對勁。」

緊張的黃先生也發現自己爬樓梯耐力變差、爬1樓就要休息一下,才能繼續爬2樓,走路也好像比較會喘,很擔心自己也心肌梗塞,趕快去檢查,「結果醫師說我血管還算暢通,不需要支架,但還是一定得把血壓控制下來,但一直吃藥,血壓還是起起伏伏,不知道該怎麼辦。

馬偕醫院心血管中心醫師李應湘說,其實在臨床觀察上,大約有1成左右的高血壓患者很難治療,就是不管換什麼藥都降不下來,撇除沒有按時吃藥的人,還是有一半是這種難治的族群;「這種跟他的個人體質、家族遺傳跟病史有關,如果65歲以前就發作,其實就可以算是有家族病史。」

腎臟跟高血壓的關係
而這類人裡面,有一部分的人是因為交感神經比較敏感造成,如果腎臟的交感神經被觸動,會啟動腎素——血管收縮素——醛固酮系統(Renin-Angiotensin-Aldosterone System, RAAS),讓血管收縮、增加身體對水分的吸收、減少排尿,進而讓血壓上升。

照理來說,腎臟會有自然的調節系統,不會讓血壓一直上升,但可能因為生活習慣、體質、或是身體其他疾病,造成調節不良,就可能引發高血壓。

而這時候,可以考慮採取高血壓導管治療,從鼠蹊部的血管放入導管,延伸到腎臟的交感神經,將神經阻斷,李應湘說,大約有7~8成的患者血壓都可以下降10mmHg以上,等於減少了25%的中風風險、心衰竭風險,也減少13%的致死率風險。

高血壓導管的適應對象
一、門診血壓大於150/90mmHg。
二、24小時平均動態血壓(ABPM)1大於135/85mmHg。
三、服用3種以上降壓藥達最高劑量,血壓仍控制不良。
四、已經有心、腦血管疾病或器官受損,或是曾發作心血管疾病者。
五、無法按時服藥的人。
六、難以忍受藥物副作用的人。
七、因為肥胖、睡眠呼吸中止症等疾病產生的繼發性高血壓,在治療3個月以上仍沒有足夠控制的人。

不過目前治療還需要花費15萬元左右,價錢還是偏高,所以李應湘也建議要跟醫師多討論,畢竟高血壓的治療不是只有一種方式,必須多管齊下,包含生活習慣也需要改變,或許有些人可以透過這種方式就不用吃藥,但有些人還是必須透過藥物來輔助,只是藥物的數量、劑量可以減少。「但手術等於是給你終身保障,多一條選擇,也是多一個力量。」
【Heho健康網 盧映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