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榮總馬光遠主任(右)與北榮心臟科主治醫師宋思賢(左)就腎交感神經阻斷術,進行技術交流。

 

40歲吳先生患糖尿病及高血壓多年,去年7月他因視網膜病變住院手術,近兩個月則受下肢水腫及尿蛋白困擾,血壓動輒飆到180mmHg,吃4種藥物都控制不來,後來在高雄榮總接受腎動脈交感神經阻斷術治療,以新一代腎交感神經阻斷導管阻斷兩側腎動脈交感神經,術後血壓明顯改善,兩天即出院。

一般收縮壓超過140mmHg或舒張壓超過90mmHg就是高血壓,吳先生這類使用含利尿劑等3種以上降血壓藥仍無法控制血壓竄升的病患即屬「頑固型」。據臨床研究,頑固型高血壓病患在高血壓族群約占1成,有人因吃藥也無法控制,索性不用藥,最後心、腎器官受損,落得洗腎、失智、中風,甚至心衰竭。

「長期血壓高,不見得會有症狀,但潛伏的併發症會愈來愈多」高雄榮總健檢中心主任馬光遠指出,高血壓併發症含動脈硬化、主動脈剝離、栓塞性性腦中風、視網膜病變、心室肥厚、腎病變等,不只影響生活品質,健康更潛存風暴。

馬光遠說,一般人老化,收縮壓會愈來愈高,60歲以上有一半的人有高血壓,若等到產生併發症再控制,恐怕為時已晚,尤其頑固型病患產生併發症的時間可能提早到4、50歲,對家庭與社會影響很大。因此治療高血壓不只在改善數值,而是預防器官受損,讓患者能延續生命且改善生活品質。研究指出,收縮壓降低2mmHg,就能降低中風與心血管疾病的發生率。

台北榮總心臟內科主治醫師宋思賢,完成台灣首例腎交感神經阻斷術

針對高血壓病患,國內醫界引進「腎動脈交感神經阻斷術」,發現效果相當好。三年前,台北榮總心臟科主治醫師宋思賢做了全台首例,患者約58歲,吃了7種血壓藥,血壓仍居高不下,白天血壓在170到180mmHg間,後來接受腎交神經阻斷術,一個月內血壓即降到140mmHg以下,達到完全控制,藥物也開始調減。

「高血壓患者普遍有腎臟交感神經過度活躍問題,使得血壓持續攀升」,宋思賢表示,血壓是經由神經系統與腎臟系統調控,4、50年前外科醫師即知道阻斷交感神經控制血壓的原理,不過切除交感神經,副作用多,後來利用導管只在腎動脈做選擇性燒灼,發現即能有效調降病人血壓。

 

 
高雄榮總健檢中心主任馬光遠解說腎動脈交感神經阻斷術。

腎交感神經阻斷術於2008年獲歐盟通過認證,於2013年引進台灣。去年8月新一代多點螺旋腎交感神經阻斷導管問世,一次最多可燒灼四個點,大幅縮短手術時間,讓醫界治療高血壓更添利器。

北榮與高榮最近進行技術交流,馬光遠表示,傳統腎交感神經阻斷導管一次只能做單點燒灼,需靠醫師去定位再做燒灼動作,手術時間約1.5小時,新一代導管有4個點,一次可做4個點的燒灼動作,手術時間縮減到45分鐘左右且更容易操作。病人無需全身麻醉,傷口小、併發症少,療程相對安全。

腎交感神經阻斷術經歐洲、亞洲臨床試驗發現,病患術後血壓平均約可下降20mmHg,2013年引入台灣後,含高榮、北榮、台大在內已有29間醫院用來為高血壓病人治療。宋思賢說,就目前資料顯示,有9成的病人術後血壓都可以下降,應該很值得嘗試。

【蘋果日報】 2017年01月14日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70114/37518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