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歲的李林太太有心律不整病史,並患有高血壓,血壓不曾低於200毫米汞柱,還曾小中風2次。起先服用降血壓藥控制,但服藥2到3年血壓狀況仍不見起色,經醫師評估,接受高血壓導管治療後,血壓趨於穩定,每天只需要吃1顆降血壓藥就好,走路也不會覺得無力、喘。

▲李林太太(右)接受高血壓導管治療後,降血壓藥減到每天1顆,暈眩副作用不再。(圖/台灣高血壓學會提供)

收治李林太太的馬偕醫院心臟內科醫師李應湘表示,患者服用血壓藥2到3年血壓狀況仍不見起色,藥越吃越多,每天最多得吞10多顆藥,連走路都會喘到無力險跌倒,還引發嚴重的暈眩副作用,某次在餐廳廁所無預警昏倒把家人嚇壞。

李應湘仔細詢問,患者服藥順從性高,但血壓依舊居高不下,進一步檢查才發現她同時具有原發性及次發性高血壓。原發性高血壓的發生可能與她的年紀有關,次發性高血壓則可能是心律不整引起,一併也影響到她的腎功能。

之後替李林太太安排做腎臟檢查,才發現腎動脈周邊神經太過活躍,以高血壓導管治療(Renal Denervation,簡稱RDN)後,血壓從200毫米汞柱降至120到130毫米汞柱,最高也不超過150毫米汞柱,降血壓藥也減到每天1顆,暈眩副作用不再,還能自行步行至離家2站公車站遠的市場買菜,不會無力跌倒也不太會喘,生活品質大幅提升。

李應湘指出,原發性高血壓通常可以透過藥物控制,但是次發性高血壓必須要先解決原本的疾病,找出病因後,先嘗試使用醛固酮抑制劑幫助李林太太降低血壓,卻造成她體內鉀離子濃度過高,影響原本心律不整病情,只能眼睜睜看著藥物能有效降血壓卻不能用在其身上,最後在沒辦法投藥的情況下,採取微創侵入式的高血壓導管治療,成功改善血壓居高不下的情形。

高血壓對健康影響大。李應湘說,長期處於高血壓狀態,罹患腦出血、中風、心血管疾病等風險相對提高,還可能使腎功能受損需終生洗腎,或影響認知功能。有研究指出,門診血壓若能下降2毫米汞柱,即可降低10%的中風機率。

美國心臟學會日前修改高血壓定義,從140/90毫米汞柱下修至130/80毫米汞柱,我國雖暫未跟進,但高血壓學會理事長、台大醫院心臟血管科王宗道醫師指出,若是罹患腦中風正在服用抗血栓藥物、糖尿病、心血管疾病、慢性腎臟病合併蛋白尿者,血壓控制就應要低於130/80毫米汞柱。

王宗道指出,高血壓導管治療在歐洲、亞洲國家的臨床試驗皆顯示手術有不錯成效,以台灣患者來說,平均術後2周至1個月,血壓平均可降低門診收縮壓12至20毫米汞柱以上,而日本與韓國患者術後1個月也有明顯療效。他提到,高血壓導管治療屬於一種微創手術,從大腿內側的股動脈或手腕的橈動脈中放入導管,運用導航系統,把導管放置在腎交感神經的位置,降低兩側腎動脈壁交感神經,達到控制血壓的效果。適用對象為服用三種以上降血壓藥血壓仍無法控制的患者,但手術仍須經醫師評估。

歐洲心導管介入學會年會今年發表最新研究數據,試驗80名高血壓患者,在似臨床治療狀況下,受試者經6周穩定服藥篩選,以及術後6個月穩定服用1到3種降血壓藥的情況下,結果發現採高血壓導管治療的患者,24小時平均血壓下降,收縮壓降9毫米汞柱、舒張壓降6毫米汞柱,而最難控制的夜間血壓,術後也顯著下降。

醫師呼籲,遵從醫囑正確服藥,維持健康生活型態也是控制血壓的關鍵。(圖/台灣高血壓學會提供)

王宗道表示,此研究證實,高血壓導管治療確實有降血壓效果,且依此降血壓數據,理論上可以減少未來發生心血管疾病風險至少2成以上,約是1.5到2種降血壓藥物的效果。

王宗道說,高血壓導管治療時間僅約40分鐘,傷口僅如打針般大小,也無幾乎無副作用,目前醫界已有共識,建議服用3種以上降血壓藥、血壓仍達160毫米汞柱的患者採行此治療,未來可望再放寬適用對象,將是高血壓治療的新福音。

要妥善控制血壓,除了遵從醫囑正確服藥,維持健康生活型態也是控制血壓的關鍵。王宗道建議,高血壓患者要特別控制鹽分攝取,且勿過度飲酒,適度減重、戒菸也有助控制血壓,飲食上多蔬果、健康飲食少油、少鹽、多攝取蛋白質,妥善管理壓力、每週至少運動150分鐘。

【三立新聞網記者楊晴雯/台北報導】 2018年7月13日